卫生级管件,不锈钢卫生管,304不锈钢管

  304不锈钢卫生管在饱和H2S溶液中不具有应力腐蚀敏感性,这是因为其表面存在钝化膜,对内部基体金属具有保护作用。腐蚀电池阳极过程(金属溶解过程)受到表面钝化膜的阻隔作用而被强烈抑制,相应的阴极过程(析氢过程)也受到抑制,表面活性氢原子的生成量很少,另外,表面钝化膜对活性氢原子的渗入也起到一定的阻碍作用,因此,不锈钢卫生管在饱和H2S溶液中的渗氢量很低,不足以发生氢致开裂型应力腐蚀开裂。
 
  NACE溶液是在饱和H2S溶液中添加了5%NaCl和0.5%Ac而配制成的,NaCl使H2S溶液更具有腐蚀性,Ac主要起调节pH值作用,此外,Ac作为一种弱酸也具有一定的腐蚀性。在酸性H2S溶液中,Cl离子能引起不锈钢卫生管表面的钝化膜富S贫Cr,破坏钝化膜的完整性,弱化钝化膜和基体的结合力。腐蚀电池阳极和阴极过程因钝化膜阻隔作用遭受Cl离子的破坏而被活化,不锈钢卫生管表面发生金属溶解和析氢反应。
 
  与在不含Cl离子的饱和H2S溶液中相比,不锈钢卫生管表面活性氢原子的生成量大大增加,由于不完整的钝化膜对活性氢原子渗入也不具有阻碍作用,使阴极反应生成的活性H容易进入基体。不锈钢中的晶界、位错、孪晶和夹杂物(如氧化物、氮化物和硅酸盐等)能捕获H,并使其在高应力处集中,降低材料的强度和韧性,造成不锈钢卫生管发生应力腐蚀开裂。Cl离子还能在不锈钢卫生管表面发生点蚀,由于闭塞电池效应使蚀孔内pH值大大降低,Cl离子浓度大大提高,在应力和腐蚀的共同作用下形成裂纹。另外,Cl离子使不锈钢卫生管表面活化-钝化区范围变大,点蚀电位也相应降低,因而在活化-钝化以及钝化-再活化过渡的电位区内也很容易发生应力腐蚀开裂。
 
  Cl离子能显著降低304不锈钢卫生管在饱和H2S溶液中的腐蚀电位和点蚀电位,增加304不锈钢卫生管的点蚀倾向,在饱和H2S溶液中不具有应力腐蚀开裂敏感性,而在NACE溶液中则具有明显的应力腐蚀敏感性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